紫檀傢俱

關於部落格
紫檀傢俱
  • 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層還是兩層 地下室成判罰關鍵

  金牛法   成都商報記者 周茂梅   攝影報道   金牛法院人民陪審員   市基層法院人數最多   “在此前的46名陪審員中,也有學者專家,但是他們都是以普通公民身份參與陪審。”金牛法院負責人民陪審工作的陳宇佳介紹,金牛法院此次新增選任人民陪審員100多名,目前已有150人,比法官人數多47人。其中特別增加了專家人民陪審員和專業人民陪審員,並根據案件類別,將人民陪審員分入不同類型的人民陪審員名單庫。   陳宇佳介紹,目前金牛法院人民陪審員人數是全市基層法院人數最多的試點法院。“人數多了,法院選擇和抽取的機會多了,對於專業問題的調查也更容易把握。”下一步還將增設勞動爭議組,吸納一些長期從事勞動糾紛類人員擔任人民陪審員。   按照通常理解,地下室是指位於地平面以下的房間。然而在建工合同糾紛中,究竟什麼是工程結構意義上的地下室,時常引發糾紛。昨日上午,在金牛區法院開庭審理的一起建工合同糾紛中,首次參加庭審的專家人民陪審員、西南交大土木工程學院的專家給出了案件進一步調查意見:合同約定的“地下室”應該以是否進行了差別施工來界定,並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,具體情況可以從施工圖紙上辨認。   正是專家人民陪審員的意見,讓合議庭改變了事實調查的方向,因此特意恢復法庭調查,就地下兩層的施工情況進行了進一步的調查。“如果雙方說不清楚,施工圖紙上是能夠辨認的。”專家人民陪審員葛宇東提出具體辦法,雖然工程已經完工交付,但可以通過調取已經存檔的施工圖紙進行辨認。   爭議焦點   雙方施工合同中,並未約定“地下室”究竟含地下2層,還是僅指最底層,但施工差價逾2萬   專家釋疑   一般理解,地下室是指地平面以下的房間。但從建築結構和施工上講,要看負一層施工標準是否同於底層(負二層)   調查走向   如果雙方說不清楚,則可調取已經存檔的施工圖紙進行辨認   糾紛:地下室到底是地下幾層?   包工頭蔡某於2012年3月和2012年9月與被告石河子市某建築勞務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簽訂施工合同,承建了成都某大型城市綜合體的地坪勞務,具體包括綜合體廣場的12#樓的地下室,19#樓、18#樓、11#樓的地坪勞務。合同約定,地坪勞務按照每平米8元錢支付施工費,12#地下室勞務按照每平米13元支付施工費。但12#的地平面以下共有2層,而合同中並沒有約定“地下室”究竟含地下2層,還是僅指最底層。   工程完工後,雙方針對勞務費用產生了糾紛。原告蔡某訴稱,工程完工後,被告未完全支付勞務費,其中欠付4萬多元,同時被告僅對12#最底層(負二樓)按合同約定的每平米13元支付了工程款,沒有按此價格支付負一層的工程款,而是按照其他地坪每平米8元的價格進行的結算,因此欠付自己2萬多元的差價。蔡某認為,負一樓也應當屬於合同約定的地下室,因此也應當按照約定的每平米13元結算,補齊2萬多的差價。   對此,被告辯稱,地下室僅指最底層(負二樓),並不含負一樓。而且在工程結算的時候,原告簽字領取了結算款,應當視為其認可了這個結算價格。   專家:是否差別施工決定差價認定   對於這類建工合同糾紛,主審法官指出,以往一般可以通過法律解釋或者合同解釋來查清楚“地下室”究竟含幾層。而昨天的庭審,兩名來自西南交大土木工程學院的專家人民陪審員給出了專業意見,讓合議庭有了新的調查方向,並恢復了法庭調查。   法庭調查結束後,主審法官現場和2名專家人民陪審員就事實部分進行了休庭合議。就地下室究竟含地下幾層問題,專家人民陪審員葛宇東給出意見,他說按照通常的理解,地下室是指位於地平面以下的房間,但從建築結構和施工上講,並非所有的低於地平面的樓層,都需要按照地下室的施工標準來對待,比如底層的防水、施工用料等,往往比其他樓層要求高,成本高。   葛宇東表示,在現代高層建築中,有些地下室僅有一兩層,而有些地下室可能多達四五層,是不是所有的地下樓層都是按照底層標準進行施工的,需要具體情況具體查實。本案爭議的焦點,在於負一層的施工標準是否同於底層(負二層),如果等同,則應該支持原告的主張,如果不等同,則應當支持被告的主張。   金牛法院首個專家人民陪審員參審案:   “沒想到第一次開庭就收到這麼好的效果”   據悉,金牛法院實行專家陪審制度,讓專家參與審理專業性強的案件。目前,金牛法院分成了建設工程類、醫療糾紛類、人身損害類三個組別,將有專業知識的人民陪審員納入不同的組別,進行隨機抽取,有針對性地參與審案。   主審法官:   專家參與陪審,讓自己視野開闊   對於專家人民陪審員的陪審意見,主審法官表示,兩位專家現場給出意見後,一下子覺得自己的視野開闊了,原來可以有其他更直接的辦法來查明事實。   主審法官還介紹,審案前,先行將案情向專家人民陪審員進行了介紹,希望他們給予一些審理意見,“沒想到第一次開庭就收到這麼好的效果。”主審法官表示,以前沒有專家參與,審案主要根據合同約定進行判斷,如果需要查明專業問題,往往通過司法鑒定的方式,讓專家給出鑒定意見,但並不是所有的疑難複雜問題都可以通過鑒定解決,專家參與陪審,則可以輔助法官查明事實真相。   專家陪審員:   工科知識服務司法工作,深感欣慰   據金牛法院相關人士介紹,此次參與審案的2名陪審員都是西南交大土木工程學院的專家。今年6月,金牛法院按照最高法院提出的人民陪審員“倍增計劃”,向社會公告選任人民陪審員,西南交大土工工程學院共有3名專家報名,經過初審、覆審,並最終報人大常委會任命為金牛法院的人民陪審員。   首次參加人民陪審工作的陪審員,西南交大土木工程學院副教授、工程師李彤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自己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所學的工科專業知識還能為司法工作服務,感覺特別欣慰,同時可以通過參加人民陪審工作瞭解更多的法律知識,帶到自己的教學工作中,增強學生們的法律意識。   (原標題:一層還是兩層 地下室成判罰關鍵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